眼球
当前位置:主页 > 眼球 >
湖北麻风岛专门接收麻风病人 21人治愈回归社会
发布日期:2022-06-02 16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编者按:麻风病是一种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古老传染病,曾长期被视为“不治之症”,是全球关注的公共卫生和社会问题。近日,本报记者深入湖北团风县麻风岛采访,如实地记录了麻风病人的生活状况,讲述了医患之间的深情故事,展示了我国麻风病防治的伟大历程。

  40多年来,小岛一直笼罩在神秘之中。据说,这里先后有87名麻风病人居住,有的斜眼歪嘴,有的断手烂腿,有的流脓流血,有的眼如黑洞,其状各异,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小岛位于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总路咀镇牛车河水库中,三面环水,一面依山,当地百姓称为麻风岛。

  岛上通往外界的路有两条:一条是茫茫的水路,一条是崎岖的山路,进也难,出也难。不过,麻风病人很少外出,外面也很少有人进来。在几乎与世隔绝的岛国里,他们组成了一个特殊的大家庭,彼此温暖着。

  麻风岛是一块“活化石”,真实地记录了人类与麻风病的抗争史,也浓缩了人间的冷暖、人性的善恶。

  麻风病不仅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,也是一个社会问题。翻开人类历史,麻风病人被驱逐、被凌辱、被歧视、被排斥的现象,比比皆是。

  新中国成立之初,我国约有50万麻风病人。党和政府高度重视麻风病防治工作。经过科学治疗,绝大多数麻风病人获得新生。至今,全国90%的县(市)已实现基本消灭麻风病的目标,患病率降至1/100000以下。中国从此甩掉了“麻风大国”的帽子。

  刚上岛时,易以波看到一片凄凉,顿觉生不如死,号啕大哭。他曾先后3次跳水轻生,都被人及时救起

  麻风岛是一座绿色的小岛。在茂密的松林里,不时有松鼠跳跃其间。野花遍地,其色纷杂。两排白色的砖房,就是团风县麻风病医院。

  这里现有9名医务人员,38名麻风病人。易以波算是病人中的“元老”,被大家推选为“麻风村村长”,负责管理日常生活。去年12月,他还当选为总路咀镇人大代表,7万多人参加选举,他得了4万多张票。

  他是1976年上岛的,时年26岁,还没结婚。他原本在镇里担任小学语文教师,过着平静的日子。有一年,学校盖食堂,在挖一座荒坟时,他顺手拣了几个骷髅,结果右手红肿疼痛多日,不久就查出感染了麻风病。于是,他被送到麻风病医院。后来,他的左脚严重溃疡,像烂苹果一样向上蔓延,不得不两次截肢,一直锯到大腿根。同时,他的手指也变成了僵硬的鹰爪形。

  刚上岛时,易以波看到一片凄凉,顿觉生不如死,号啕大哭。他曾先后3次跳水轻生,都被人及时救起。有一次,他的头栽在水底的烂泥里,身体不能动弹,眼睛和鼻子里都是泥沙,差点窒息。

  后来,他开始自我反省,不再冷眼看世界。1980年,岛上来了一名姓曾的女麻风病人。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,两人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。1983年,他们在岛上办了喜事。十多名亲戚们来到岛上,喝了喜酒。他们的两个子女现在都在深圳打工,经常来岛上看望他们。过年的时候,还要住上几天,这让他们备感温暖。“明年,我孙子就出生了。”易以波骄傲地说。

  易以波有一部手机,那是麻风病医院免费配的。他每月的手机费是40多元。一个破旧的电话本,写满了人名。在寂寞的时候,他总喜欢和外界联系。大多数是亲戚,也有一些近年结识的病友。

  岛上的生活是平淡的,但也有不少乐趣。医院建了一间图书室,还购置了电视、象棋、扑克、麻将、羽毛球等,以丰富病人的文化生活。病情较轻的人每天都要干点农活,如浇菜、锄草、剪枝、打药等,用他们的话说是“劳动促进血液循环”。空闲时,他们就坐在院子里聊天,有时打打麻将,消磨时光。病人们每周开一次会,议题大多是吃喝拉撒,有时也谈论电视里的新闻趣事。

  当然,锅碗瓢盆,难免有磕碰。由于与世隔绝,一些病人脾气暴躁,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,就能吵上一阵子。不过,经过多年磨合,他们的心态渐渐平和,越来越懂得同病相怜了。

  “刚来时都舍不得家,没有不哭的。时间长了,就舍不得走了,也不想家了。这里有山有水,空气好,是神仙住的地方。”易以波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睛,牙齿也掉了很多,但笑容却很灿烂。

  在外人的眼里,麻风岛是一座绝望之岛;而在病人心中,麻风岛却是一座希望之岛

  在麻风岛上,记者见到年逾八旬的病人卢仁山时,他正光着身子,缩在被窝里,双臂瘦如柴棒,不能动弹,眼睛睁得很大。他的双腿蜷曲着,如同两截出土的黑褐色朽木,脚已经烂掉,臀部有碗口大一个洞。

  他是最可怜的病人之一,一生未婚,无家可归。自麻风病院成立就住在这里,如今已瘫痪10多年,吃饭靠人喂,屎尿靠人擦。夏天,医务人员每天给他洗一次澡,换两次药,以防溃烂的伤口被苍蝇下蛆。像他这样的重病人,岛上共有4位,由麻风病院职工和病人共同护理。

  前几年,岛上有不少严重残疾者。有的病人两只手都没了,吃饭用皮筋把勺子绑在胳膊上;有的病人两条腿都烂了,只能把一条矮木凳垫在腰下,靠双手撑地挪动。如今,他们都已离开了人间。

  在我国,治疗麻风病的化疗药物是政府免费提供的。目前,麻风岛上的病人多数已经治愈,不需要再服用化疗药物了。但是,由于体质虚弱,他们很容易出现机会性感染,需要大量的普通药物。

  政府给岛上麻风病人的医药费是每人每月60元。事实上,每个病人每月消耗的纱布、药水等就达上百元。病人付不起钱,全靠麻风病医院补贴。

  麻风病人基本没有经济来源。前些年,政府每人每月发给生活费180元,今年又提高到了260元。每年元月最后一个星期日是“国际麻风节”,政府部门和社会慈善机构都会来看望病人,捐款捐物。但是,这些资助还远远不够病人的开支。

  为了解决吃饭问题,麻风病医院职工带领大家开荒种地,自给自足。如今,岛上不仅有芝麻、花生、红薯、苦荆茶和蔬菜,还有板栗、柑桔、苹果、红枣等果树。吃不了的农产品,就拿到集市上卖掉。去年,剩余的水果、蔬菜卖了3000多元。

  岛上还种植了各种花卉,以弥补经费不足。1989年,麻风病医院派人到浙江金华学习花艺,并带回了优质种苗。自此,岛上有了茶花、梅花、桂花、君子兰、栀子花、铁树、榕树等,品种达三四十个。仅此一项,每年能有两三万元的纯收入。

  在外人的眼里,麻风岛是一座绝望之岛。而在病人心中,麻风岛却是一座希望之岛。经过治疗,先后有21人回归社会,走向新生。

  唐氏三兄弟都曾是麻风病患者,老大、老二没有治疗,相继去世。1987年,老三也发病了,村里人害怕传染,垒起了一圈石头墙,把他家围了起来,不让他出门。麻风病医院知道后,把他接到了岛上,进行了精心治疗。1989年,他的病治愈了,医护人员把他送回家中,并告诉乡亲们:麻风病并不可怕,治好就不传染了,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。如今,唐老三靠跑运输赚钱,家里盖了楼房,两个女儿也都上了大学,日子过得很幸福。

  36岁的徐女士是一名纺织女工。1999年,她的身上到处起红斑,在县医院被诊断为红斑狼疮,久治不愈。无奈,她又到黄冈市医院求治,被诊断为神经性皮炎。医药费花了数千元,病情却越来越重。2002年,她在县麻风病医院被诊断为麻风病。后经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,属于多菌型麻风病。于是,她来到岛上住院治疗。自此,丈夫弃她而去,也丢下了两个正在上学的女儿。面对如此沉重打击,她整日以泪洗面。幸运的是,去年夏天,在中国福利彩票基金会的资助下,她到武汉接受了免费眼睛矫正手术,原本上翻的“兔眼”重现美丽。如今,她的病情逐渐好转,离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